文章阅读

 

朋友妻,用来骑

 
 

发布日期: 2018-02-27 05:48:19 小说分类

 
  前年春季,我和妻子去苏州一游,经历了一次难忘又激情的换妻性爱,原本以为只是一夜激情,岂料却一发不可收拾,和对方妻子多次在酒店幽会,自己的妻子也遭对方老公再次蹂躏。

  事后,既有不快的悔恨,也有美好的回忆,本打算把它交与网友评判,无奈当时双方有约在先,誓言将此事埋藏心底,永不见光,所以搁置了下来。

  两年多来,一直记挂此事,男欢女爱,乃人之常情,换妻易夫,属两相情愿,曾经有过的美好回忆,应与世人分享,功过是非,该由他人评判。

  浮想联翩,夜不能寐,最终决定把它写出来,由大家定夺。

  本人姓曾名田,三十有五,身高175,在一家进出口工司任电脑部主管。

  太太林雪萍哈尔滨人,三十有一,是平安保险西安分工司的推销员。

  妻子雪萍吉林人,168公分,身材高佻,皮肤微微幽黑,有一副东亚人的性感面孔(有些像菲律宾女人),体态丰懑,双肩浑圆,大腿丰润,尤其是那对那对浑然天成的E罩杯乳房,让男人一见就立马会产生情不自禁的冲动,她性格开朗,为人热情,乐于助人,但也非常好强,不管对错,从不甘示弱,喜欢调侃和取笑人,因而时常得罪人。

  雪萍现任中国平安保险工司推销员,五一假期刚过就接到工司通知,派她去苏州参加一个为期两周的培训班,雪萍乐颠颠地跑来告诉我这个消息,并希望我能利用这次机会陪她去苏州游览一趟,当时我公司正打算把我提升到主任,忙得我不可开交,两周时间对我来说真是过分奢侈了,但又不甘心把老婆放单飞这么久。

  雪萍人脉广泛,开放爽朗的性格,性感的长相,高佻丰满的身材在保险界小有名气,本来这界培训班仅区区百号人注册,但当雪萍的名字出现在报名单上后,注册人数突然巨增500%,一下飙至千人有余,男人们摩拳擦掌,虎视眈眈,大有不达目的,决不甘休之气势。

  雪萍身材丰满,乳房圆润,男人见到后的第一愿望就是恨不得立马放倒后圆房,这么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即便她不惹男人,男人也要设法搞定她,老婆被人偷吃也算了,万一给我怀个一男半女的回来,连老爸是谁都闹不清,让俺情何已堪?再说,我没去过苏州,不如就此去游玩一趟,省得这半月身边没女人,还得自己解决。

  这次俺名义上陪老婆旅游,其实是防色狼乘虚而入,哎,这年头,作老公真不易唷!我硬着头皮请了两周假,将幼儿托给岳父母照顾,便和雪萍一同去了苏州。

  到了苏州,下榻饭店,平安工司为每个来参加培训的人员定了标准的大号客房,房内有两张床,一个沙发,桌子等家俱…,一应俱全。

  培训班上,我们遇到了雪萍的大学其间的同班校友张文,张文现在哈尔滨的平安保险分工司任科长,大家都称他张科,大学期间,张文和雪萍都是班委会的,张文任班长,雪萍是体育委员。

  张文对雪萍一直关照有佳,雪萍现在的工作还是他给介绍的。

  张文是山西人,读大学前当过五年兵,打过越战,军历丰富,四十多岁,比雪萍大整整一轮,瘦瘦的身材,黑黑的皮肤,矮矮的个头,约168的个头,按雪萍的说法就是个标准的「二等残废」。

  张文虽然矮小,张得倒也不难看,可这家伙嗜烟酒如命,平时烟不离手,餐餐有酒,熏出一口黄牙。

  张文生性风流,出了名的色鬼,做尽眼花缭乱之事,吹嘘有「夜度十女,金枪不倒」之功力,并深信「采阴补阳」之邪说,和女人性交从不戴套,且定要内射,认为既可取悦身体,又可延年益寿。

  这位仁兄手下管着二十多名女性保险经纪人,除了一个50岁以上的老姑娘外,其余都被他潜规则过,据说她老婆的第一次是被他「强暴」的。

  我暗自幸庆雪萍不是他的直接下属,不然一定也逃不过他的魔爪,不过他为人豪爽,乐于助人,尤其对女人,更是有求必应,女人缘极好。

  这张文虽然貌不惊人,却娶得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这次也一起来了。

  此女姓周名淑媛,吉林白城人,雪萍的同乡,身高170左右,姿色无双,我初次见她时,被她的美貌和性感看得目瞪口呆,一对水汪汪的大眼,长长的眼睫毛,薄薄的的红唇,长相甜美,身材高佻,乳房高耸,皮肤洁白,三十六,七的女人却长得像二十五,六的姑娘。

  淑媛至今没生育过,可惜这么一个绝色美人,却插在一堆牛粪上,让我这个英俊男百思不得其解,有人调侃他俩是中的矮脚虎王英和一丈青扈三娘投胎下凡,本人受党教育多年,不信封建迷信,却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想必这张文这厮绿油油的帽子一定不少,不过,我猜这家伙床上功夫一定着实了得,女人才会喜欢他,后来发生的事证明他确实是征服女人的高手。

  在苏州那些天,晚上,大家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天,打牌。

  白天,雪萍和张文都去了培训班,就剩下了我和淑媛,自然结伴去景点游玩。

  淑媛比我大五岁,我和她早就认识,只是未曾如此接触过,这次天赐良机,不但有幸一睹芳容,还能和她一道游山玩水,乃三生有幸,呵呵~~。

  平心而论,雪萍的长相和身材并不输给淑媛,脸蛋虽没有淑媛那么亮丽,却也有她独特的妩媚,可炎黄子孙的男人素来有「善于发现别人老婆优点」这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发现淑媛不但性感漂亮,而且热情开朗,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大胆泼辣,体贴有佳,而且还多一种潘金莲式的风骚和妖娆…只从和她见过后,我神魂一直颠倒,恨不得立马和她圆房,外出游玩时她大大方方地牵着我的手,宛如一对卿卿我我的夫妻,惹来不少羡慕的眼光,尤其是被她柔软炽热的手牵着,被那妩媚甜美的微笑瞟过,撩得我心猿意马,魂不守舍,荡了三魂,走了七魄,哪还有心思观风赏景?激情上来,恨不能将美人一把搂入怀中吻个饱,这种催促人性的折磨是何等的痛苦!这天一大早,我刚起床,就听到有人匆匆敲我房间的门,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淑媛,两手抱着一大堆土特产,手里还拎着一盒早点。

  「小曾!快~~!我给你买了早点,快来吃~~」淑媛满面红光兴冲冲地对我说道。

  我只觉心中一热,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心里泛起阵阵涟漪,多么温柔的女人啊!只恨爹娘生自己太晚,没能娶她作老婆,真想抱住美美亲一口,但还是憋了回去。

  我赶紧接过糕点点盒,将她迎了进来。

  突然,淑媛怀中抱着的土产盒子哗地散了开来,我赶快冲了上去帮她托住,匆忙中手腕不摸到她的酥胸。

  「啊﹗你~~,小曾~!干什么呀﹗占我便宜阿~﹗」淑媛脸颊微微一红,矫揉地说道。

  「没有啦~~~﹗我想帮你接住嘛~~」

  我的手颤抖了几下,血往脑门上涌。

  我和淑媛的目光对在了一起,四目相望,眉目传情,她深邃的眼窝内流露出一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暧昧和期待。

  我再也憋不住了,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了上来,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勇气,一下子把淑媛从背后紧紧抱住。

  「啊~~,小曾~,干嘛呀?」

  被我突袭,淑媛脸上飞起了一片红晕,半推半就地躲闪着。

  没等她缓过神来,我顺手一拉,将她身子扭了过来,面对面地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淑媛反应过来,不动声色地用手轻轻推搡着我,色厉内茬地低声叫道:「你~~!你放手,放开我啊~~!」「淑媛~~,我~~我喜欢你﹗」感情犹如山洪爆发,我话出了口,脑子却是一片空白。

  「小曾,别~~,别啊~~,不要啊~~,不要这样子啊~~」淑媛先是低头不敢面视,而后用长着长长睫毛的眼睛瞥了我一眼,再轻轻闭上,转到了一边…妈呀!女人的这种眉眼,本人这辈子只在电影中瞧到过一次,搞得我一周都魂魂不守舍,如今亲眼目睹,美得我差点儿晕了过去。

  咱也是娘生爹养,凡骨肉胎,搂着性感的人妻,连阴囊里的精虫都闻出了新鲜女人的味道,争先恐后地往外蹦,拦都拦不住,那柔软的阴茎立马竖成了一根粗壮的肉棒,将裤裆撑顶成个小帐篷,淑媛侧眼瞄到,羞得满脸通红,赶紧把头转过去,只装没瞧见。

  我再也忍不住啦!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的脸拧了过来,低头就往她那红润的嘴唇上亲了下去。

  「不行!不啊~!啊~~唔~~嗯~~!」

  淑媛躲闪不及,嘴唇被我死死吻住,左右摇摆着头躲僻着。

  我兴奋极了,什么都不顾,抓住她的双手,嘴紧紧地压在了她的唇上,舌头使劲往里钻。

  她羞红了脸,牙齿紧紧咬在一起,「嗯~~嗯~~嗯~~」地嘟囔着,阻挡着我的舌头插进入她口中。

  我淫心荡漾,欲火焚身,隔着衣服一把摸住了她高耸的乳峰。

  淑媛「呀~~」

  的叫了一声,试图抵抗,嘴唇却不由自主的张开了,我抓住时机,舌头使劲往里一顶,呼地进入了淑媛柔软湿润的嘴里,那种感觉既热烈又润滑,舒适无比,她半推半就地躲闪着,让我淫心更旺,用力将舌头插入她的嘴中,再把她的舌头吸入口中。

  「唔~~嗯~~嗯~~嗯~~﹗」

  淑媛的脸颊左右晃动,假惺惺地躲闪着我的进攻。

  我嘴唇死死贴住她的双唇,舌头紧紧插在她嘴里来回搅动着,手在她胸脯上使劲揉捏着,肉棒顶死在裤裆上…淑媛慢慢地闭上了双眼,放弃了抵抗,我俩热烈亲吻了起来。

  淑媛真是个接吻高手,嘴唇热烈又激情,还透出一股幽幽的清香,我好羡慕她老公,光他老婆这热烈的嘴就够男人受用啦。

  我颤抖着手,摸进了她的衣服内,捏住她的乳房,哇!真是个丰满的女人,乳房又大有圆又坚挺!「啊~~!你坏耶~~,不可以~~小曾!不要~!不可以这样~放开我~~放开我呀~」她躲闪着身子,却欲拒还迎。

  淑媛扳住我的手腕往外推,她臂膀圆润有力,如果使劲低档的话,我搞不定她。

  我使出浑身解数,两脚夹住她的双腿,再将她的双手反拧到背后紧紧扣住…制伏住淑媛,我腾出一只手,颤抖着解开了她胸前的衬衫钮扣,哇赛!一对饱满的奶子将胸罩撑得鼓鼓囊囊…我理智全失,一把扯下乳罩,一对圆滚滚的肉球蹦了出来。

  淑媛胸脯着实丰厚,胸口一道深邃的乳沟,乳房剧烈起伏…「啊呀~~~~好过分﹗怎么可以下掉我的胸罩…,难为情死了~~~」淑媛满脸羞红。

  我暗自好奇,淑媛没生过孩子,乳晕却又宽又红,乳头又圆又大,仿佛充满汁液的葡萄一般饱满。

  我早已意乱情迷,恨不能即刻化到她身上去。

  「啊~~~嗯~~…到此为止吧~~,我老公是你朋友,朋友妻不可欺唷~~」她颤抖着身体,沉重地喘息着。

  宝贝哟,都这地步了,你说你老公是俺朋友,俺还得承认他是俺朋友啊,常言道「朋友妻,用来骑」,那「朋友妻,不可欺」的说法分明是谣传,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还琢磨着操副总统戈尔的妻子哪,俺这小百姓操一次八竿子也打不着的朋友的老婆不算过分吧?谁让你长得那么漂亮性感,不日你一次也对不起俺的小弟弟,古人云「有逼不操,大逆不道」我现在欲火焚身,天塌下来了也不管,先好好享受一下人妻再说。

  「淑媛姐,我~~,我~~,我要作一次你老公~~!」我颤抖着胡言乱语道,边说边开始剥她的裤子。

  「嗯~~,不要啊~~﹗小曾,我喜欢你,但~~,不可以做那事,我~~,我老公知道了可就完了﹗」淑媛的声调愈来愈颤抖了。

  女人越挣扎,我越兴奋,什么都不顾了,死命往下拽她的裤子。

  「啊~~~!不啊,不能脱~~,不能脱裤子~~,不可以~~,嗯~~,不啊~~」她急促地喘息着,声调颤抖却不坚定,内心在激烈地挣扎着。

  我懂女人的心理,丰满的女人一定性欲旺盛,人妻都渴望体会一下别的男人的滋味,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她对我有了感情,我对自己也有信心,和她老公比,我可强太多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么难得的机会不抓住,将来必定要悔恨终生。

  「淑媛姐~~,恕俺得罪~~,今天~~俺要定你了~~」我颤抖着声调。

  我掰过她的身子,把她脸朝下背朝上地压在身下,骑在她屁股上,将她的双手死死拧在背后。

  「不~~﹗不要啊~~~﹗放开我!放开我啊~~!」淑媛扭动着屁股,双腿上下踢打着床沿。

  我终于将她制伏,抽掉了她的皮带,她垂死挣扎般地拧动着臀部…,我双脚紧紧夹住她的双腿,拉掉了她的皮带,拉下她裤子。

  淑媛露出了薄薄的粉色内裤,紧紧地包裹着圆润的臀部,北方女人那白皙丰润的大腿看得我血脉喷胀,理智全无,抓住她的内裤就扯了下来…「啊~~~,嗯~~~坏啊~~~,你~~你~~你坏﹗欺负女人~﹗嗯~~~你坏死了~~﹗」淑媛喘着粗气尖叫着。

  淑媛那愈拒还迎的尖叫让我极度亢奋,睾丸里的精液刺激着阴茎,将阳具撑得像一根铁棍,硬棒棒地顶在裤裆里,下体仿佛一泡尿紧紧憋在肚子里。

  一片黝黑的阴毛从淑媛的腿根部露了出来,中间一道深红色的缝隙,两片肉色的阴唇…我的欲血将肉棒撑得发痛,死死地顶在裤裆上。

  「不要~~!不啊~~~~﹗」

  淑媛一眼瞥到我高耸的裤裆,面唰地红到了耳根。

  我亢奋到了极点,什么都抛在了脑后,拉下内裤,扶着铁棒似的鸡巴就往她腿跟插。

  「啊…﹗不要呀~~﹗不能插进来﹗啊~~﹗不要~~!」淑媛急得吱哇乱叫了起来。

  我用舌头塞死她的口,不让她喊出声来,肉棒往她的双腿中央顶进去。

  …阴茎碰到了炙热的阴唇,却被她闪开了,几次冲击都未能插入,人妻扭动着身体躲避,惹得我愈加欲火难忍。

  我猴急地用手捏在她的阴唇口狠狠摸了几下,哇!热乎乎,湿漉漉的…,手指一把插入阴道,抚摸起来。

  「啊~~~!你~~流氓~~~,流氓~~」

  淑媛全身颤抖,尖叫起来。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激情万千,如果立马插入,一定会很快泄掉,今天得细细品尝这个女人,我抬头做了几个深呼吸,让那几乎快要被欲血撑爆的阳具冷却一下,以免憋不住泄出来,自费了武功。

  我吻住了她的嘴唇,同时开始慢慢抚摸着她的阴唇和的阴蒂…淑媛屈服了,放弃了挣扎,我再次对准她的洞口…「嗯~~~不~~~不啊~~」淑媛喘着粗。

  我死命往前一送。

  「啊~~~~~~~!啊~~~!」

  淑媛大叫一声,头呼地颤动了一下,脸部斜到了一边…噢~~!刹那一股热流将我阴茎包裹了起来,无比舒适。

  「你~~~你~~~~流氓~~,强奸我~~」淑媛阴道猛地收缩起来,死死夹住的阴茎。

  「啊呀~~!拔出来~~﹗快拔出来啊~~﹗流氓~~﹗放开我~,快拔去啊~~﹗」淑媛似乎回过神来,挣扎了起来,试图把我的阳具挤出去,我紧紧抱住她的臀部,肉棒死死顶住她的阴道,不让阴茎滑出去。

  我忘却了一切,阴茎奋力抽插阴道,舌头吸入嘴中,唾液交融,双手揉捏丰乳,男欢女爱,鱼水交融,体味着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享受着这一生极为难得碰得到的美好时光,我真正体会到为什么中国说「老婆是别人的好」。

  「嗯~~不准射~~,不准射进来~~~嗯~~嗯~~」淑媛呻吟着。

  「淑媛姐~~,要射,今天要彻底作一次你男人~~」我刺激得言乱语。

  「嗯~~,嗯~~,啊~~噢~~,小曾,但千万不可以射进来啊~~!我老公不能生育,怀孕了可就麻烦啦~!嗯~~,啊~~」淑媛已经欲罢不能了。

  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淑媛至今没孩子…,心中泛一股怜悯。

  「呵呵,淑媛姐~~,干嘛不让俺帮忙呢~~?」我淫笑着对淑媛说道。

  「去你的~~,色鬼!你霸占了别人的老婆,还要奚落人~~!坏死了~~」淑媛用长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瞟了我一眼,张嘴在我唇上咬了一口。

  「哇~!敢咬我,看怎么收拾你~~!」

  我兴奋难以自己,在她的腰间咯吱了几下,鸡巴往她阴道深处凶猛地捅了几下,以示「惩戒」。

  「啊~啊~!!坏啊~~,你坏啊~~!!」

  淑媛兴奋得狂叫了起来。

  刹那间,仿佛全身得欲血涌到了头上,低头在她赤裸的乳头上咬了几口,在她阴道里激烈地抽插起来…「喔~~啊~~不能啊~,不能射~~」感觉我的动机,淑媛激情又焦急地挣扎起来。

  我忘却了一切,不管不顾地疯子般地抽插起来,舌头死死顶入她口里…「啊呀~~,小曾,别射~~求你啊~~嗯~~嗯~~不要~~」淑媛颤抖着声调,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

  「嗯~~呐~~~,操你老婆~~你老婆被别人操~~!」淑媛胡乱嚷着。

  「哈哈~~我把她送给你老公玩~~」

  我胡言乱语地回答着,越来越刺激。

  「嗯~~啊~~,你老婆被我老公强奸~~被我老公操~~……」淑媛已经语无伦次了。

  「行~~俺先强奸了他老婆再说~~!」

  我往淑媛的阴道深处死死捅了下去。

  「嗯~~啊~~,坏蛋~~,坏蛋~~~喔~~嗯~~啊~~!」淑媛的那句话「你老婆被我老公强奸」,一个奇怪的淫念闯入脑海:如果她老公也用同样手段对付雪萍…一股酥麻感灌遍入身体,一阵剧烈的刺激冲入阴囊中,精液凶猛地喷了出来,射进了淑媛的阴道内…「啊~~~!啊~~~﹗不啊~~﹗嗯~~~,喔~~,嗯~~」淑媛激情地尖叫起来,阴道猛烈地收缩着,将我的阴茎紧紧地挟住,身体剧烈地抖动着。


  【完】
 
 
上一篇:指点蜜津 下一篇:天骄无双之费欧娜
 
 

猜你喜欢

  花楼恶少
  医药代表的哀鸣
  搞了老爸的老情人
  盲山--惠芬和美娇的母女肉嫁
  林雪雅的失身
  喜欢穿连衣裙睡衣的妈妈
  花花小乌龟
  为了工作被上司强暴
  强力催情针
  处女身被流氓偷走了
  牺牲品
  曾经美丽过
  妈妈何颖的沉沦
  古墓腥传
  新药、自杀、电话
  坐我怀里来
  听见我妈被强暴
  窥视、剧变、震惊
  催眠之灵魂沉沦劳动节女兵篇
  生肖后传--哈迪斯的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