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

 

我与岳母的恋情

 
 

发布日期: 2018-02-27 03:28:57 小说分类

 
  我与岳母的恋情(上)


  芳芳是我的女友,芳芳的爸爸三年前患病去世,家中只有妈妈和芳芳两人相依为命。结婚后为了互相照应,也不使芳芳的妈妈孤单,我和芳芳住进了芳芳原来的家。

  芳芳的妈妈今年四七岁,名叫任月,在规划局内任财务处处长。可能是上代遗传,芳芳的妈妈和芳芳长得非常相像,也有着一副娇好的面容和令人喷火的身材,两个乳房和臀部依然肥翘,但由于年龄的关系,臀部和乳房略大,有些松驰,但仍俺盖不住细腰肥臀的身段,更增加了一种中年女人的美韵。

  一个周未晚上,我和芳芳沐浴后在房内看着电视剧,透过薄薄的睡衣,可以看到芳芳高耸的乳房和一条小小短裤包绕着圆圆的屁股,我的手不自觉地攀上晓丽的乳峰,那里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仍可感觉到芳芳的乳头在慢慢地变硬。

  我把芳芳抱到了我身上,使她坐在我腿上,此刻芳芳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散发出诱人香水味。我的一只手揉搓着她的嫩乳,另一只手从睡衣的下摆中伸进去,从平滑的小腹往摸下,虽然隔着一条小小的内裤,但仍能感觉到有几棵细细的阴毛裸露在外,像几株小草迸发着勃勃的生机,透过小而薄的丝质内裤,可以感觉到小肉唇的柔软。

  慢慢地,肉唇处的内裤逐渐湿润起来,经过几个月的性爱洗礼,芳芳的身体已经相当敏感,此时芳芳的嘴里已发出了微微的“啊……啊……”声。我把芳芳放在床上,迅速脱光了我们二人的衣服,眼前是芳芳那袒露的美丽的奶子,好漂亮,好挺立,红润的乳晕也正肿胀着硬起;脱下仅穿的内裤,阴毛覆盖的肉缝口不停流出淫液,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鸡巴已高高敬礼。

  此时芳芳已任我摆布,我先在黑黑的阴毛处玩弄了一会,接着手便覆盖了整个肉肉的阴部。在一阵摸弄后,芳芳的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地张合;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由于沾上了淫水而闪闪发光;粉红色的小肉洞也微微地张开小口排放着淫水,淫水向下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湿了,粉红色的肛门也略微的一张一合。我把嘴巴凑到芳芳的肛门边,伸出舌头轻舔菊花般肛门上粉红的折皱。

  舌头刚碰到粉肉,芳芳身子猛的一颤:“别!别碰那里……好哥哥,人家那里从来也没让人碰过,那里好脏。”

  “那你要我弄哪儿?”我故意问。

  “前头……”

  “前头?前头是哪里?”

  “前头……前头就……就是我的小肉洞嘛!你明知故问吗?”芳芳娇淫的说道。

  我再次把嘴贴上了芳芳那丰满的阴唇,并对着那迷人的小洞吹气。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芳芳连打寒颤,忍不住不停地向上挺起雪白的屁股,我乘机用手托住圆翘的屁股,一只手指按着芳芳红嫩的小屁眼,用嘴在阴唇和肉洞上一阵猛吸,吸得芳芳全身一阵颤抖,淫水不停的涌出,我又把舌头伸到肉洞里面,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

  芳芳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哥哥……啊……你……你把人家的骚屄……舔得……美极了……嗯……啊……痒……人家的骚屄好……好痒……快……快停……噢……人家受不了……”

  听着芳芳的浪叫,我的鸡巴也变得又红又硬,而且龟头中央的小孔中也流出了一些粘液。我用力地抱着芳芳的大屁股,头深深埋在芳芳的胯间,整张嘴贴在阴户上,含着她的阴蒂并用舌头不停地来回涮着。芳芳的阴蒂在我的逗弄下膨胀起来,比原来大两倍还不止。

  芳芳这时也陷入疯狂之中,浪叫道:“啊……啊……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我抬起头又在芳芳的乳房上吸吮了几下,才扶着粗大的鸡巴对着红嫩的小 口送了进去。

  我只觉得鸡巴被四周温暖湿润的嫩肉包绕着,收缩着的多汁肉壁带给我无限的快感,我不停地抽送着,芳芳的双腿盘挂在我的腰间,雪白混圆的玉臀左右摆动。在我插入时,两片涨大的肥肥的阴唇不停地刺激着我的鸡巴根部;抽出时,每次都带出了少许淫水。

  芳芳在的抽弄下不住的呻吟:“哎呀……冤家……好哥哥……你真……会干……我……我真痛快……好会操的大哥哥……太好了……哎呀……你太好了……美……太美了……人家不行了……”

  我只觉得芳芳的肉壁尽头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地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鸡巴顶住芳芳的子宫口处,一股股的热流射向子宫深处。芳芳被我的精液烫得全身直颤,无力地躺在床上。

  好一会儿,我才从芳芳的肉洞抽出的已变小的鸡巴,芳芳脸上的红晕仍未退尽,我们四目相对,我对芳芳说:“老婆,吃饱了吗?”芳芳娇羞地说:“你刚才那么凶猛,人家差一点被你给干死了!”我笑了笑说:“我凶猛?你自己刚才就是一副荡妇的模样。”

  芳芳不依不饶地在我胳膊上拧了一把,说:“不来了,人家还不是被你给逗的?干人家那么狠,还说话糗人家。说真的,人家要跟你说一件事。”

  我问:“是不是又要来一次?”芳芳翻了我一个白眼,说道:“你真是一个色情狂,人家跟你说的是一件正事。昨天晚上,我起来上厕所,我看见妈妈一个在房间里‘啊……啊……’的喊,我仔细一看,你猜妈妈在干什么?”

  我说:“那哪儿猜得到?”芳芳说:“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芳芳一只手放在乳房上,另一只手放在两腿中间,在那手淫。”芳芳顿了一顿接着说:“从小到大,妈妈在我心中一直是神圣的,平时美丽端庄的妈妈怎么能干那种事?刚开始,我也不信,可是眼见为实,不由得你不信。后来我回来一想,妈妈也是正常女人,也有七情六欲。说句老实话,爸爸一直有病,妈妈也真可怜,这几年都没过上正常的性生活。对了,你觉得妈妈怎么样?”

  我说:“挺好的。妈妈对我们都很疼爱,工作和生活也都挺俭点的。”芳芳忙说:“不是啦,我问的不是这个,人家问你对妈妈有没有感觉?”

  “感觉?什么感觉?”我问。芳芳慢慢地说道:“傻瓜,什么都不懂!也就是说,你想不想干我妈妈?”

  我不禁愣了一下,忙用手在芳芳的额头摸了摸,说道:“你是说让我上你妈妈,和你妈妈作爱?你不是在发烧说糊话吧?”

  芳芳白了我一眼说:“人家跟你说正经的。”我不禁笑了出来,说道:“这也叫正经的?”芳芳见我一再说笑,小嘴一撅,生气地说:“人家想让你多一个女人嘛,你还笑话人家!”说着翻过身去,不再理我。

  我忙用手搂住芳芳光滑柔软的身子,用力把她翻了过来,看着她那双乌黑的双眸,说:“其实你妈身材好,长得也漂亮,纯正的一个中年美妇,要说不想上是假话。可是就算我们都同意了,你妈她能同意吗?”

  芳芳笑了一笑说:“笨蛋,她不同意,你不会想想办法,主动一点儿吗?看到妈妈的样子,我真的很难受,昨天我想了很长时间,妈妈也真的很需要一个男人,如果妈妈找到别的男人,会对我们家产生一定的影响,也可能会影响妈妈的声誉,与其让别的男人上了妈妈,不如你自己来,这叫肥水不入外人田。”我打了一个哈欠,说:“睡吧!”

  我和芳芳不再说话,我躺在那想着芳芳刚才说的话,其实从我内心里讲,我也挺喜欢我丈母娘的,不光是因为她漂亮,她还有一种晓丽所没有的风韵,有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可能也就是人们常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吧,让你一见,鸡巴就能直立。

  想办法,想什么办法?难道明目张胆地去色勾引自己的岳母,她会同意吗?

  可是不想办法,就放着这么风骚美丽的丈母娘不干,总是不甘心,何况还是老婆先提出来的。一想起丈母娘那浑圆的臀部,鸡巴就硬了,丈母娘手淫,说不定和我有关呢!因为昨天下午下班时,我和丈母娘就有了一次“亲密接触”。

  每天下班,丈母娘都有自己的公车,我则赶地铁回家。昨天,不知为什么丈母娘的公车怎么也发动不起来,只好和我一起乘地铁。我丈母娘昨天穿了一件米色的上装,下身是一件同颜色的短裙,膝盖以下露出了白晰的小腿。

  由于是上下班时间,人很多,我站在岳母身后,岳母皱着眉说:“怎么这么多人?”我则习以为常,说道:“妈,你是不常乘地铁,每天上下班的时候人都是这么多!”

  车一来,人群立即向前涌去,我和岳母被人群迅速地挤入了车内的一个角落里,岳母的身体前部紧贴在车厢的面板上,我站在岳母身后,用身体护围着她那柔软的身躯。人太多的缘故,我的身体被人群挤压着紧紧地贴在岳母的背部,下面则紧紧压在了岳母肥嫩的臀部。

  我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感受岳母的身体,只觉得她的屁股上的肉很多,也很柔软。虽着机车的启动,我的身体不停地随着机车摆动,也同样磨擦着岳母的身体。嗅着岳母身上传来的清香,感受着女人的柔软,我的鸡巴也不在不知不觉中站立起来,紧紧地顶在她的臀肉上,机车的每一次晃动,我的鸡巴就在肉丛中滑动着。

  感觉得到岳母的身体有些僵硬,我无意识地把一只手放在了岳母的腰上,岳母略微动了一下,可能要拒绝,最终却没动。突然,机车猛烈地振动了一下,我的鸡巴也猛地向前一顶,勃起的鸡巴已顶入了臀沟中,虽然隔着两人的衣服,仍可感觉到臀沟两侧的臀肉紧紧挤压着鸡巴。我和岳母都没有说话,但我可以看到岳母的脸庞已泛起了红云。

  我与岳母的恋情(下)


  回想着昨天,我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美丽的岳母搞到手。想着想着,在迷迷糊糊中睡去。

  于是,在日常的生活就变得很精彩,我总是寻找一切方法来勾引和挑逗我的丈母娘,首先是找机会和丈母娘做身体上的巾撞和摩擦,我总是有意无意地用身体去摩巾丈母娘的肥屁股或乳房,每次丈母娘都红着脸避开。

  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我发觉丈母娘对我的神情发生了一些变化,丈母娘有时任由我把鸡巴贴在她丰腴的臀部去摩擦,就像上次在地铁上一样,但这仅限于只有我们两人的情况下。而且近来我发现丈母娘越来越注意打扮,看我的眼神也有些迷离,以前我用热烈的目光望着她时,她都装作若无其事地避开我的目光,可现在她也能和我对视一会儿,好像说:“怎么样?小伙子。”

  从潜意识里,我可以感觉到岳母春心已动,但我还不敢突然有大的举动。

  一天,吃晚饭时,隔着餐桌,我又把脚放在岳母的小脚上,虽然隔着薄薄的拖鞋,但可以感觉到小脚上传来的温暖。岳母的脚没有动,任由我的脚在她的脚背上摩来摩去,岳母仍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和我及芳芳有说有笑。我的脚一点儿一点儿地从她的脚背向上,开始摩擦她白晰的小腿,因为在家的缘故,她并没穿丝袜,我只觉得她的腿很光滑,也很柔软。

  摩擦了一会儿,我装作一不小心的样子把筷子掉在了地上,俯身去拾时,看见岳母的两条小腿略略向两侧分开,短裙包着的是白光光的大腿,依然是那么丰腴,大腿尽头是一条白色的小短裤,短裤中央是鼓鼓的阴部,隐约可以看见阴唇的轮廓。

  岳母可能已发觉了我的企图,赶紧合上了双腿,我坐了起来,发觉岳母的脸又红了。

  一个休息日,我上街回来,看见岳母正在厨房里,今天岳母穿着一条米黄色的短裙,上身穿着一件低领的T恤。由于芳芳忙于公司的事务还没回来,所以我的胆子就变大了,我悄悄地来到岳母身后,身体贴在了岳母的背部,手向前包绕着她的腰部放在了岳母的小腹上,在岳母的耳边轻轻说:“妈,你在做什么?”

  岳母可能已知道我回来了,但还是装作被吓了一跳的感觉,说:“小雷,你回来也不说一声,真是吓死妈了。”说着,身体向后靠了过来,紧紧地依偎我的怀里,肥嫩的臀部也向我的胯间靠了过来。

  我用半硬的鸡巴顶在她的臀上,不停地摩蹭着,手则在她的小腹和乳房的下缘摸索着,岳母的小腹已不那么平滑,略向前凸起,但仍很柔软。我不敢直接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因为以前我曾经试过,但都被她拒绝了,我的嘴只是轻轻地吸吮着岳母的耳垂。

  岳母在我这么挑逗下,呼吸已变粗,岳母说:“小雷,你看把妈吓得现在心还跳得好厉害呢!”说着抓着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

  这么一个好时机,我当然不会错过了,心想,这个骚货终于忍不住了,我的手在岳母的乳房猛烈地揉着。岳母的乳房肉鼓鼓的,握在上面有一种握不住的感觉,花生米粒一样大的乳头在我的揉搓下正在慢慢的变硬;我的另一只手向上卷起了岳母的裙子,在岳母的大腿上来回地抚摸着。岳母此时半闭着眼睛,小嘴微微上翘,一副满足的样子。

  我此时再也忍不住了,扳转她的身子,对着她的嘴吻了过去。岳母开始还挣扎了一下,但随即就抱住了我,整个身子向上挺起紧紧贴住我,让我感到她乳房的热量。我感觉到岳母嘴唇和舌头的柔软,也许很长时间没有和人亲吻了,我明显地感受到她的舌头的狂野,在我嘴里不停地搅动,我也配合着使劲吻着她,我可以感觉到从她口腔中和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

  我的手慢慢探到了她的大腿根处,隔着内裤,我的手掌整个覆盖到她饱满的阴部上,内裤中央已经湿透,粘粘的液体粘在我的手掌中央。岳母两腿紧紧地闭合,挟住了我的手。

  我抱起她,走到了她的卧室,把她放在床上。我快速地脱掉了我的衣服,岳母吃惊地问:“小雷,你……你要干什么?”我轻笑着回答道:“干什么?妈,你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会干什么?”

  岳母忙红着脸说:“不,不,小雷,我是你妈妈,我们不能干那种事,我和你拥抱、接吻已经……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正常关系,如果……如果我们那么样,我们就对不起晓丽了。”

  我看着她不禁笑了,笑得岳母有些莫明其妙,我说:“妈,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对你这么感兴趣和为什么这么大胆吗?是芳芳鼓励我这么干的,她说你一个人很寂寞,需要一个男人来安慰。”

  岳母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说:“我骗你干吗?晓丽有一次看到你自己在……在摸自己,就鼓励我来安慰你。”看着她仍有些不相信的样子,我说:“妈,你要不信,你自己去问芳芳吧!”

  趁着岳母有些走神的时候,我又把嘴印在了岳母的嘴上,这次我不再使劲,只是把舌头探入她的嘴里去吸吮,慢慢地品尝她舌头的滋味。一面吻着,我一面解开岳母的衣服,这次岳母没有阻止我,当我去脱她的小内裤的时候,反而抬起屁股来配合我。

  脱掉衣服的岳母平躺在床上,羞涩地闭上了眼睛。我欣赏着美丽的女人,岳母的身体依然那么白晰,双乳虽然有些松驰,但还是浑圆硕大,乳头明显地比晓丽的大了一号,且呈紫黑色;岳母的腰已有些增粗,小腹上已出现了一些赘肉,浓密的阴毛盖住了整个三角区,两条光滑浑圆的大腿还是那么性感。

  当我用嘴含住岳母粗大的乳头时,岳母身体一颤,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头,把我的头压向了她的胸脯。乳头在我嘴里开始变大变硬,我也使劲地吸着、舔着,同时我把手伸到岳母的肥大多肉的屁股上,轻轻地捏着,当我把手指从岳母的屁股沟伸进去,发现两腿中间的地方早已湿透。

  我从岳母的乳房向下舔,越过微凸的小腹,来到了阴毛丛生的诱人处。我把岳母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得开开的,我跪在岳母的两腿中间,凝视着岳母的神秘之处。

  上面是鼓鼓的阴阜,覆盖着发出黑色光泽的茂密阴毛;下面是呈紫黑色的阴唇,阴唇很厚,向左右分开,内部早已湿润,阴户周边黏着许多发白的粘液;阴道口有如玫瑰花瓣,有复杂的璧纹,沾上蜜汁,一张一缩的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小小的尿道口。

  看着岳母那成熟女人的阴部,那种美丽的景色使我陶醉。岳母在我目光的注视下,俏脸上布满了红韵,从红嫩的小肉洞口慢慢地流出了花蜜。

  “啊……小雷……你……你别看了,羞死人家了……”岳母的两腿想闭合,但在我双手的力撑下反而分得更开了。

  当我的头靠近岳母的阴毛和耻丘时,闻到了诱人的气味,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和少许的尿骚味混合在一起,像牛奶发酵的味道。虽然我也品尝过晓丽阴部的味道,但都没有岳母的味道来得浓烈。

  岳母阴部淫乱的气味使我更加兴奋,我的嘴靠近阴核,伸出舌头,轻舔着肿大的阴核,并向下把两片已经充血的红红的阴唇含入了口中。岳母的屁股不断地跳动,呼吸也很急促,嘴里无意识地发出“啊……啊……”的声音。

  我的舌头在肉洞口轻舔着,逐渐向肉洞里面进军。岳母的肉洞越往深处就越热,越是光滑湿润,岳母的肉洞中不断的溢出新鲜的蜜汁,都流进了我的嘴里。

  说句老实话,和芳芳相比,我更喜欢岳母的味道,因为那里的味道很浓,有一股强烈的腥骚味,更加激发了我的性欲。我慢慢地品尝着岳母的阴部,舌头在肉洞里缓缓转动。

  “啊……好舒服……别……别舔了……”又一股浓浓的阴液涌入了我嘴里。

  岳母的整个阴部已经沾满了淫液和我的唾液,黑亮的阴毛和紫红的肉唇在光线下闪闪发亮。此时我的鸡巴早已硬硬的,我看着岳母不停张合着的阴唇,再也抑制不住,一手扶着我硬梆梆的阴茎,一手分开她的两片肉唇顶了进去,顶得岳母“啊……”地叫了一声。

  初次进入岳母的肉洞,感觉到岳母的肉道很狭窄,也很柔软。岳母也在我进入的一刹那,大腿和屁股的肉也绷紧了。

  岳母可能是很久的时间没有和人做爱了,肉洞很紧,反应也很强烈。我的肉棒在紧小的肉洞里进出了几次之后,岳母已经适应了我鸡巴的大小,同时我感觉到岳母的肉洞越来越顺滑。我抽插了几下,一使劲,鸡巴的头部终于顶在了岳母阴道尽头的花心上,岳母的身体一颤,“啊……”地叫了一声,声音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变得有些沙哑。

  岳母把两条大腿盘在我的腰上,混圆的玉臀左右摆动,在我插入时,两片涨大的肥肥的阴唇不停地刺激着我的鸡巴根部,抽出时,每次都带出了少许淫水。

  岳母在我的抽弄下不住的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

  我只觉得鸡巴被四周温暖湿润的肉瓣包绕着,收缩多汁的肉壁带给我无限的快感。我现在感觉很幸福,不但漂亮的芳芳任我玩弄,现在就连端庄的岳母也在我的胯下呻吟。

  看到岳母又是害羞又是享受的模样,我的鸡巴涨得更大,我把鸡巴抽出来,再狠狠地顶进去,每次都像射门一样,狠狠地顶在岳母肉洞深处的花蕊上,顶得岳母身体直颤,再也说不出话来,嘴里只有“啊……啊……”的乱叫。

  顶了几下,我停下来,微笑着看着岳母。岳母的脸颊含春,满足地 着眼睛说道:“啊……你……你坏死了,顶得人家都动不了了……”

  我又开始轻抽慢插,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岳母此时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两条腿一条放在我的肩头,另一条雪白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盘在我的腰部,伴随着我的抽送而来回晃动。

  “啊……哎呦……嗯……”我停了一会,又再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鸡巴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我的阴囊打在岳母丰满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岳母此刻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也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啊……嗯……对……就是那儿……”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肌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岳母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我只感觉到岳母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上,泄湿了一大片,岳母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像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

  好一阵子以后,我终于在岳母阴道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到了她的身体里,爽得岳母浑身不停地颤抖。当我从岳母的身体里抽出已经变小的阴茎时,岳母仍躺在那儿一动也不想动,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微微肿起的阴唇间向外流出。

  我搂着岳母,岳母无力地靠在我怀里,我的手轻抚着岳母的乳房,我看着岳母红韵未退的脸,问道:“妈,好吗?”岳母用手轻抚着我的胸膛,娇羞地说:“好,小雷,你刚才差点把妈弄死了。”

  从此,岳母和我的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当芳芳不在的时候,我们便疯狂地做爱。岳母尝到了甜头之后,就再也放不下了。

  一天晚上,我和芳芳刚睡下后,晓丽突然问我:“雷,你和妈的关系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还不是老样子。”我回答道。

  芳芳翻过身来看着我,神秘地说道:“今天我看到你在厨房里摸妈的屁股,妈不但让你摸,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你说,你是不是已经把妈……那个了?”

  看到芳芳好奇的模样,我只好承认,于是把和岳母性爱的经过和芳芳说了一遍。我发现在我说的过程中,芳芳不时地挟紧双腿,两条大腿还不时蹭来蹭去,我把手伸进芳芳的腿里一摸,发现那里已经是一片汪洋了。

  我把沾满淫液的手拿到芳芳面前晃了晃,晓丽羞红了脸,拉住了我,娇声地说:“老公,快来嘛!”

  当我把鸡巴插入芳芳的肉洞,没插几下,芳芳就已高潮。事后我发现,只要一提我和岳母做爱的事情,芳芳就特别兴奋。

  我们三人就这样,互相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都没有说破。只是我,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

  就这样过了半年,此时我对芳芳和岳母的身体已经相当的熟悉,每次做爱的神秘感已经没有了。一天,和芳芳做爱后,我偷偷溜进岳母的房间,发现岳母只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衣,透过睡衣,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什么也没穿,岳母也正在等着我。

  我扑过去,和岳母一阵热吻,手不自觉地伸到了岳母的两腿间,手指进入了岳母的肉洞里。经过我半年的开发,岳母的肉洞已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紧,已恢复了中年妇女应该的大小。

  岳母用手抚摸着我已经勃起的鸡巴,轻柔地对我说:“小雷,妈今天想和你改变一下方式,但你可不许笑话妈。”

  我用手捏着岳母的乳头,笑着对岳母说:“好老婆,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有时我叫岳母做老婆,岳母有时也亲热地叫我老公。

  岳母羞红了脸说:“以前芳芳的爸爸在的时候,他喜欢玩人家的……人家的后庭。这么长时间没弄了,人家的后面很想要一下,我想让你今天也弄一弄。”

  我看了看岳母,有点不相信地说:“你是说让我干你……你的屁眼?”说着我把手指伸到岳母的屁眼上摸了摸。

  岳母的脸更加红了,忸怩地说:“你不要就算了。”

  我忙说:“好老婆,我怎么不想要?我是怕你的后面容不下我的鸡巴,如果你自己不怕,我当然想要了,你先让我看看你那里好不好?”

  “不嘛!羞人答答的。”岳母说道。

  “好老婆,求求你,让我看一下嘛!”我哀求道。

  岳母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没办法只好转过身,跪在那儿,头贴着床,使屁股高高翘起,两腿分开,这样一来,不但岳母紫红色的肉洞一览无遗,而且连黑色的菊花蕾也暴露了出来。

  我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欣赏过女人的菊花,黑红的花纹向四周放散着,中央有一个很细小的黑洞,刚刚流出的沾液沿着肉洞流经过这里,使黑红色的粘膜在灯光下闪着晶莹的光亮,细小的肛门彷佛也随着岳母的呼吸一张一合。我用手指沾了一点儿肉洞中的粘液,然后把手指轻轻插入了菊花之中。

  手指进入之时,没有太多的阻力,随后便被一层温暖的粘膜所包绕。岳母在我手指进入的一刹那,嘴里“啊……”了一声,不禁又挺了挺可爱的大屁股。在我手指的抽弄下,一会儿岳母就晃动起了屁股,并发出可爱的呻吟声,现在我才真的发现小小的肛门也是岳母的兴奋点之一。

  岳母让我平躺在床上,然后她骑跨在我身上,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对着她的大肉洞坐了下去。岳母把我的鸡巴在她的肉洞中套弄了几下,使我的鸡巴上沾满了粘液,才用手扶着我的鸡巴,把肥大的屁股向前挪了挪,使我的鸡巴对着她的屁眼慢慢坐了下去。

  当鸡巴进入细小屁眼的一刹那,我感觉一个小小的肉环紧紧地套在了自己的鸡巴上,比肉洞有更加紧缩的压迫感,同时岳母也“啊……”地叫出了声。

  岳母开始轻轻地套动,粗大的鸡巴进入美丽的菊花那一刻,屁眼周围的肌肉一阵痉挛,我甚至可以感觉到肛门上的肌肉把鸡巴压迫得有些疼痛,但更多的还是快感。岳母把整个鸡巴全部吞入后,又慢慢抽了出来,然后再重重地坐下去。

  “啊……啊……太舒服了!”岳母逐渐适应了我的鸡巴,一面摇着肥大的屁股,一面呻吟。

  我的鸡巴被岳母细小的肛肉夹得已接近高潮的边缘,但我拼命抑制住射精的欲望,享受着摩擦带来的美感,我的阴部和岳母的屁股撞击,不断地发出“啪!啪!”的声响。

  十分钟后,岳母的身体出现了一阵阵的痉挛,前面的肉洞中更是涌出了大量的淫液。

  “唔……”我感觉到全身的快感都集中到一点,再也抑制不住了,把鸡巴紧紧地顶住岳母的屁股,鸡巴在岳母的直肠内一跳一跳地射出了精液


  【完】
 
 
上一篇:妈妈,让我给你一个女人的快乐! 下一篇:爸爸把我压在妈床上
 
 

猜你喜欢

  表嫂的诱惑让我成为真正的男人
  深夜我和姐姐
  与妈妈交配
  阿妈的新生活
  美丽妈妈的爱
  姊夫操我妻,我也操他妻
  宿舍里两个妈妈
  欲望使我爬上了公公的大床
  一个偶然机会,和老婆的弟媳妇发生了关系
  肉欲的血亲
  慧儿和外甥
  公公与我的快乐日子
  不像儿子和妈妈的对话
  打扮成女人和双胞胎姐姐一起卖淫
  姐妹们的菊花灿烂
  深山里的故事
  爱如潮水:我和妈妈
  少年小艾的烦恼
  春节一家人的乱伦
  私底下别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