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

 

菲菲大嫂

 
 

发布日期: 2018-02-27 02:00:58 小说分类

 
  「起身啦,大赖虫。起身啦……」

  我微微张开眼成一线,见到婷婷二姊正用力推着我,婷婷二姊在连身长睡裙的紧裹下,她苗条而玲珑浮凸的美好身段表露无遗,惹人遐想。五官的线条更清晰得令人有惊心动魄的感觉,美目深嵌在秀眉之下,两片洋溢着贵族气派的香唇紧闭着,呼吸轻柔得像春日朝阳初升下拂过的柔风。

  怎样形容婷婷二姊的美丽呢?她的美丽是很普通的美丽,但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媚味,一定可以倾倒众生。微丝细眼配着多肉而美丽的双唇,可以令人立刻幻想起她在床上的媚态。

  婷婷二姊的美丽和媚是来自她的母亲(拉姑)的。可能大部份人都见过我的家庭成员,在很多年前,每当新年,她们都会在香港电视和报章里恭祝各位新年快乐、新年健康等等……但每次出镜都只得父亲、妈妈拉姑,大哥停蜂和婷婷二姊,而我每次都在背后看着,妈妈拉姑向我解说是希望我能快乐和平淡地成长,大哥和婷婷二姊公开身份都是那个花心的父亲错误的决定,所以他们经常为这吵得面红耳赤,后来还因这而离婚。

  婷婷二姊和我都跟妈妈在加拿大定居,而大哥在香港发展事业。而我的身份亦从未公开,只是她们圈中的朋友知道。

  「起身啦,大赖虫。起身啦……」姊姊在我耳边叫着,她性感的檀口不断喷出热热如兰般的香气,喷到我的脸上,十分醉人。

  我假装未睡醒,右手推在她修长和幼滑的大腿上并说:「不要吵!」但我的手仍然继续来回抚摸,姊姊像突然发觉我已是长大了的十九岁美男子,因从我的手掌抚摸时传来浑身阵阵酥麻快感冲击着她,姊姊俏脸变得酡红,媚眸半闭,樱唇微张还发出美妙的低低呻呤声。

  姊姊的媚眼望到我的小腹位置在柀里凸起一个小山幽。

  姊姊立刻红着俏脸,双手用力紧握着我的颈子大声叫:「起身啦,大顽皮。

  起身啦……」

  「醒啦,咳……咳,没气啦,咳……」我惨叫着。

  婷婷姊姊啐了一口「讨厌」就离开了我房间。

  我自小就和姊姊培养了深厚的感情,是姊弟亦是好朋友般亲蜜,无所不谈,她的私人感情无论开心或伤心都和我细诉。

  她在记者前总是冷冷的,从报章的相片里,她那具倾国倾城的绝美之姿,总是全身上下透出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冰寒意韵,委实美极冷极,但在我面前永远都是温柔可爱的姊姊。

  近来,大哥和比他大十多年的菲菲拍拖,菲菲的真人比上镜漂湸很多,大大眼睛的样子各位都应知怎样的了,还有一对因生育过后而变得饱满又膨胀、粉嫩雪白的乳峰,修长的脚足有四十寸和林志铃一样美丽诱人。

  她的歌声非常甜美,经常猛自哼歌:「菲自由……菲自由……」,十分可爱。她的大眼睛和婷婷姊姊的微丝细眼各有特色。

  对年轻的我来说,她全身散发着成熟诱人的味道,令我无时无刻地用眼欣赏着她。

  她经常来我家作客,已跟大哥叫拉姑为妈妈,我亦和姊姊叫她作大嫂,像一家人般生活。

  菲菲大嫂待我像小弟弟一样爱护,唉!为什么要待我像小弟弟一样呢,我只是少大哥几年,应待我像……嘻嘻!

  今天从香港传来大哥与靓女柏芝在泰国给记者偷拍到她们拍拖亲热的照片,我们都大吃一惊,但用尽方法亦未能联络上大哥与菲菲大嫂了解实况。

  多天后的晚上,终于接到菲菲大嫂的电话,原来她一样找不到大哥,只有带同女儿到加拿大等他。因为要避开记者,所以入住了一间三星级酒店。

  刚巧家里煲了汤,妈妈叫我带给菲菲大嫂喝,亦命我好好安慰她,因妈妈知道大哥是像父亲一样花心的。

  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安慰她的……

  酒店里,她的女儿已睡了,而菲菲大嫂像没了灵魂般,双眼空洞无神。

  我用尽好说话亦未能令她心情好转,只是坐在床边的地毡上慢慢地喝着红酒,双脸因微醉而变得通红,大眼睛水汪汪的,微醉的红潮传到一双粉嫩雪白的乳沟上,从白色短睡裙露出一对线条忧美雪白的大腿和小腿,配合着雪白、修长和整齐的脚指,真想狠狠地痛吻一番。丰满的双胸随着呼吸一高 一低地起伏,真想用手捏玩过够。

  菲菲大嫂因怕吵醒女儿而低声地说:「我是不是老了,不敌后生女了?」我连忙说:「不是不是,大嫂在我心中是最美的,没有一个女孩能代替!」大嫂吃吃地笑:「真的?」我给了她一个肯定的表情,她双脸立刻变得更加通红和勾了我一媚眼。但随即再次跌入沉思中,再次显得伤心欲绝。

  我提意不要只喝酒,可以搓枚玩而可以忘记一切不如意的事。

  菲菲大嫂:「好呀,你大哥经常和我玩蜜蜂枚的,但记着要细声点,不要吵醒我的女儿。」我们坐在地上细声并忘形地玩着,大嫂因多次忘形而令到动作过大,给我看到睡裙下的美景,白色可爱的小内裤包着胀卜卜的阴户,还有两三绦顽皮的小阴毛跑了出来。

  我给这美景迷住了,肉棒不受控制地在裤子下胀大,大嫂好像亦留意到,有几次目光停留在它里,她俏脸变得更酡红和艳丽。

  突然见到她的女儿转身换了个睡姿,大嫂和我都吓了一跳,我们立刻不作一声但仍玩着,我们看着互相的嘴形而估着各自的指令,此刻真是无声胜有声。

  我看着菲菲大嫂娇艳可爱的小嘴的每一个动作,洁白的贝齿和可爱桃红的小香舌都令我热血上升,肉棒不断地胀大向她致敬。

  可能喝了酒,我的胆子比平常大了不知多少倍。

  当大嫂做一个嘟起小嘴的「蜜蜂枚」动作的时候,我终于失了理智,迅速向前吻住了大嫂的香唇,舌头顶入她的口中。

  大嫂给我的突击吓呆了,任我的舌头纠缠她的小香舌。

  我吻了没多久,大嫂突然用力推开我并气喘地说:「不可以这样的呀,你是叫我大嫂的呀。」我说:「大嫂……菲菲,我爱你呀(十多岁都懂爱?),我己为你着迷,无论你的每一个动作、表情、美貌和你甜美的歌声都已深深刻在我的脑海中。」大嫂:「但我是你大嫂呀,你大哥……」我打断了她的话:「大哥现在可能和柏芝在床上呀。」大嫂听到我的说话再一次呆了,我衬她呆呆没思想的时候,再一次迅速向前吻她,大嫂这次没有推开我,但紧闭着樱唇,咬紧洁白的贝齿不让我的舌头进入,我只可轻舔着她薄薄的香唇,大嫂的香唇软软的还带着一丝丝清香和唇膏味。

  我感到大嫂开始呼吸急速,心跳加急得卜卜声,那一对本就娇挺怒耸的美丽乳峰也就更加向上翘挺。

  从菲菲大嫂可爱的小鼻子呼出的香气带有一丝丝酒香和成熟美人的独特香气,我忘情地用力吸着吻着。

  我双手轻抚着大嫂雪白的颈项,慢慢向下滑落,双手到达大嫂隔着睡裙浑圆的双峰,突然用力一握。

  大嫂娇躯一震,芳心一阵迷茫。给我这么一揉,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娇羞无限。

  「啊……不……」一个「不」字还未说完,我的舌头立刻探入她的口中,追逐着她的小香舌。热吻和爱抚好像击溃了她的理智,大嫂开始慢慢地回应着,我疯狂吸吮她口腔里的唾液玉津,更用舌头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

  大嫂开始热烈地回应着,纤纤的双手伸到我的背后紧抱着我。

  每当我的舌头伸过去时,她的身体就开始不安地扭动,不断地摩擦我的身体,双手在我的后背来回抚摸,似乎在鼓励我采取更直接大胆的行动。

  我们吻得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地分开被此的嘴唇。

  大嫂双脸酡红,一双美眸如梦似烟,带着迷纲。

  当我想解下她睡裙结带的时候,大嫂立刻捉着我的手并说:「不……不要……」我在大嫂耳边细声地说:「放松,不要吵醒囡囡。」然后大胆地将鼻子贴近大嫂的酥胸,深深吸入几口芬芳的乳香后将手滑移,将那浑圆、弹力十足的乳房隔着睡裙轻轻抚摸一番,虽然是隔着睡裙,但是我的手心已感觉到睡裙那娇嫩的小奶头被我爱抚得变硬挺立。

  大嫂那欲闭微张、吐气如兰的诱人樱唇,在桃红的唇膏彩绘下更加显得娇艳欲。

  我们双双倒在地下,我的手微微加力,用力地揉搓、挤压,同时起劲地吮吸大嫂的小嘴,身体来回摩擦她的肌肤,刺激她的感觉,很快就使她呼吸加重,动作也狂暴起来。

  随着我在柔软娇翘的乳峰上的揉搓,大嫂感到一丝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弱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令她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

  我得寸进尺,摊开手掌心往下来回轻抚大嫂那双匀称的美腿时便再也按捺不住,将手掌伸入她的睡裙内,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摸着大嫂的美臀。我爱不释手的将手移向前方,轻轻抚摸大嫂那饱满隆起的小穴。

  大嫂:「啊……」

  大嫂肉缝的温热隔着三角裤藉着手心传遍我的全身,有说不出得快感,肉棒兴奋胀大得微痛,它把裤子顶得隆起几乎要破裤而出。

  大嫂默默地享受着被我爱抚的甜美感觉,尤其她那已经十分湿润的小穴,被我的手掌抚摸时浑身阵阵酥麻快感令大嫂发出美妙的呻呤声。

  我兴奋地继续挑逗着身下这绝色娇美、清纯可人的俏佳人,不知什么时候,我感到自己手掌中的那一团三角底裤已濡湿了一小团。

  我用手将大嫂的小内裤向下褪。

  大嫂急喘着用白玉般的雪嫩小手勉力推拒着我这个全身慾火的肩膀并紧张地说:「不……不要……」我并没有理会她,褪下小内裤立刻见到黑毧毧的毛和像两块盛开的粉红色花瓣,我用手指拨开两片大花瓣后,看到了小阴唇中夹着的阴道,还有那粒在小阴唇上面的阴蒂。啊!好迷人呀!我情不自禁地伸出头去,贪婪地舔吸着大嫂的大小阴唇、阴蒂、阴道口、尿道口,甚至小阿姨那像匊花的屁眼。

  大嫂低吟地说:「啊!不可以碰那里……啊!」但她的淫液不受制地大量涌出,我亳不浪费地吸吮着,啊!那是混合着明星、歌星和大嫂身份的味道。

  我同时又把手指伸进阴道里去进进出出,有时则轻捏那突出的小肉芽,这些技巧我都是从BT下载的成人片学的……大嫂初时还想用手阻止我,可怎么也无力把我的手抽出来,大嫂完全失去了主动地位,因从胯下蜜穴传遍全身的那阵阵酥酥、麻麻、软软的要命快感简直击溃了她的理智。

  我起身褪下裤子,大大的肉棒立刻怒傱而出。

  大嫂吓了一跳并低呤道:「不要……很……很大啊……」我伏下身子继续热吻着她,我把小阿姨一双粉雕玉琢的美腿分开,用紫红色的大龟头轻刮与撞击她粉红色裂缝裂及那小肉芽若干下,蜜汁淫液如缺堤潮水般浸湿了我整根肉棒,俏脸酡红的大嫂轻轻低吟着:「不要……不要,我是大嫂啊……」理智叫我不用理会大嫂的请求,将肉棒不断赏试插入她的小穴,但十多次都未能成功,急得我满头大汗。

  大嫂脸红红轻轻说:「你是处男?」

  我无奈地点一点头,我见到大嫂嘴角牵起一点邪笑,樱唇再吐出「不要……不……嗯……」的话,我感到大嫂的纤长玉指轻扶着大肉棒对准她的小穴口,我二话不说,大龟头得到大嫂的帮助,猛然破穴而进、一时水花四溅、肉棒突入层层嫩肉的包围而直达阴户的尽头,顿时,我大部份肉棒即被圈圈嫩肉包围吸啜和紧箍着。

  啊!实在大舒服啦,我的第一次啊!

  我本能地开始不停的缓慢抽动,大嫂双手用力按下我的头,热烈地深吻着我,可爱的小香舌不断地伸入我口中,我亦舆奋地回吻着她,不断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我在大嫂极度迷失和快感当中,轻轻地解开了大嫂的睡裙。

  大嫂那对骄人、香滑、饱满、圆润、坚挺不坠、雪白细腻的乳房欣然弹了出来,那种美令我看得目瞪口呆。

  胭红色可爱的小两点在乳峰上微微的颤抖。我立刻伸出舌头细心地呵护它们,忘情地吻、舔过够。

  大嫂美艳媚荡的小嘴急速地呼着气,见她星眸半闭,红唇微张,性感的檀口不断喷出如兰般的香气,那种销魂蚀骨的神情真是勾魂摄魄。

  成熟美女的腿和脚掌是特别优美的,我开始不停急速地抽动,一面用五根手指插入大嫂圆润的秀美白嫩的玉脚趾缝中,紧握住她的脚掌,还举起她一条曲线优美的玉腿,用舌头在大嫂洁白细长的玉趾上一根根的舔舐、吸吮。粉红色透明的可爱小脚甲亦给我细心地舔舐着。

  我伏在大嫂身上急急用力抽插着,大嫂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腰身美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的肉棒的研磨,大嫂已完全陷入情慾的深渊里,什么大哥、女儿在旁等的道德完全抛绪脑后。

  大嫂的指甲都掐进了我的肌肉里。大嫂伸直了脖颈,头急剧地左右摆动着。

  她露出希斯底里咬牙切齿的媚态,还发出诱人的呻呤和细细地哼着她的首本名曲「菲自由……菲自由……菲菲不能自控……而菲自由」。

  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卜滋……卜滋……」的两性器官撞击声、令大嫂用手掩着檀口免得销魂的叫床声惊醒床上的女儿。

  大嫂在无声的快感中,突然大量刺热的阴精洒在我的肉棒上,阴户内的礔肉一吸一紧地挤压着我的大肉棒,那种沛然莫之能御的舒爽令感到我的阴囊开始沸腾,箭在弦上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我的阴茎开始颤抖,大嫂显然也注意到了。她拚命地将美臀上下扭挺以迎接我最后的洗礼。

  大嫂拚命地伸出小香舌和我的舌头在空气中交缠。

  我终忍不住一阵快感传遍全身,把肉棒再用力地抽插几下,一抖一抖的射出了大量精液。

  滚热的精液打在大嫂的阴户里,为她带来了另一次的高潮。

  当我们渐渐从激情中平复过来时,我与大嫂无言的躺着--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大嫂舒服吗?」

  「嗯……」

  「我和大哥有分别吗?」

  大嫂脸红红的说:「你那里大……大很多呢!」「真的?」其实我是很有信心的,它怒胀的时候足有六七寸长,而可怜的大哥就……艳丽的大嫂说:「真的!它在我里面的时候,撑得人家胀胀的,怪舒服……另……另……如实习多几回可以……更加好……」我立刻说:「大嫂你一定要帮我呀,以后都要帮我实习呀。」「嗯……」大嫂闭着美眸俏脸酡红地回应着。

  清晨,我张开眼睛,见到紧拥着我的美艳动人大嫂仍然睡着,昨夜的情景在我脑中如梦似烟,究竟我现在是不是还做着春梦?

  我要证实现在是梦景还是真实,所以将开始胀大的肉棒再次插入大嫂的小美穴里。大嫂立刻转醒并热烈地迎合我和深吻着我。

  啊!原来是真的。


  【完】
 
 
上一篇:我与越南岳母 下一篇:恋上妈妈的臀
 
 

猜你喜欢

  我的淫荡小表妹
  兩個快樂的媳婦
  儿时回忆之母亲的堕落
  错爱
  警花黄瑜娴
  帝王般的享受
  不甘寂寞的妈妈
  我和公公的那点事
  又是大妈又是姐
  极品家丁。非绿帽
  小恩的乱伦史
  堂嫂
  火车上干OL妈妈
  大家族的生活
  慈母为儿春心动订下恩爱十年约
  小侄女馨儿
  淫道
  爱上丝袜美母
  和怀孕的小舅子媳妇的四天
  期待妈妈给我手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