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

 

玻璃缸内的玩物

 
 

发布日期: 2018-02-26 23:29:40 小说分类

 
  “主人,我哪里做错了?”拉米娅被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按住肩膀将她的双手 反拧到背后,押送到劳伯斯面前。女人披头散发,神色狼狈,眼神中透露着难以 置信,似乎并不明白主人为什么会这样对她。“哪里做错了?我让你去把琳蒂斯接回来,顺便试探一个她身边的三个骑 士,这才是我的命令,可你做了什么?”劳伯斯挑了挑眉,一如既往地坐在那张 宽大柔软的沙发上,右手撑住木椽,他的身边站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华服青年,不 过拉米娅不认识。“我……我不知道……”听到主人的苛问,拉米娅的脸一下子白了,她支支 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不知道?你让人设局把那些阿塞蕾亚的败残兵吸引到酒馆,然后偷了我让 药剂师特意调制的媚药用在琳蒂斯身上,接着让那些败残兵上了她,而且你还引 出了那三个骑士,我特意嘱咐过目前不要动他们,结果怎么样了?要不是那个男 人最后意志坚定,要不是我的人适时赶到,琳蒂斯当场就该崩溃了!这个女孩现 在对我们很宝贵,不榨干她最后一点剩余价值我不想就这么浪费了,这个我应该 说过。”“我……我只是想替主人……。”拉米娅慌忙地争辩。“你最近越来越放肆了,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我想是时候给你一点惩罚 了。”劳伯斯挥了挥手,“来人呐,把这个女人拉回女牢,交待一下任何人都可 以操她,她应该学会记住自己的身份。”“女牢?”拉米娅被吓住了,她一把挣开两旁男人的手,爬到奴隶主脚下, “求求你,主人,我再也不想回到那种地方去了,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绝对再也 不敢了。”她抱住劳伯斯的一条腿,竭力挤出最腻最具诱惑力的表情,“主人,如果我 不在了,又有谁能侍奉你呢?”谁知劳伯斯面无表情一脚就把女人踢到了地上,“你真是太自以为是了,拉 米娅。我身边的女人多得是,随时可以有人代替你。”他摸了摸女人的秀发,然 后冷冷地推开她,“好好地在牢里反省反省吧,过几个月我会考虑让你出来,如 果那时你能想明白的话。”随着奴隶主的手令,两个强壮的部下利索地把披头散发的女人拖出了门外, 走廊上回荡着拉米娅歇斯底里的哭叫声。“自作聪明的女人。”等到女人的声音完全消失后,奴隶主给出了结论。“那只是因为她不够聪明而已。”身边的青年嘿嘿笑了一声,“好了劳伯 斯,我从我父亲那里专程过来想必不是为了看你如何惩罚女奴的吧,我的蓝宝石 公主呢?我现在迫不及待到想看到我的调教对象了。”“她不需要调教。”劳伯斯强忍住怒气,从来到这里开始这个狂妄的年轻人 就在不断挑战自己的权威和容忍底线。如果不是他父亲巴尔曼会长的关系,劳伯 斯恐怕早就除掉了这个不知天高厚的男人。他的名字叫罗格,“金色马蹄”巴尔曼会长最小的一个儿子。罗格是个有名 的不学无术纨绔子弟,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地痞无赖,从小就经常出入于妓院及各 种风月场合,在那里结识了诸多狐朋狗友,然后到处仗着自己父亲的权威调戏民 女。但就是这样一个为人所不齿的纨绔子弟竟然获得了诸神的青睐,一年前他不 知从哪里学会了一点暗黑魔法,还掌握了魔兽操纵技术,从此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起来,到处玩弄女人甚至纳入后宫,所幸他身在奴隶城邦塞拉曼,那些胡作非为 的歹事也没有什么人介意。“巴尔曼这个混蛋真该死!”劳伯斯忍不住又抱怨起来,据对方所言是罗格 自己提出要求来“特别照顾”琳蒂斯的,为了保证在自己的计划中巴尔曼会长能 够站在自己这一边,劳伯斯只能无奈地接受了这个飞扬跋扈的年轻人,让他留在 自己身边。“但愿他能明白暴虐和调教的区别。”劳伯斯叹了口气,然后带着罗格走出 房间,来到了一个宽广的大厅内。大厅非常宽广,可以容纳几百人,两边设有四 个房间,奴隶主称为“宾客室”。走到左边第二扇门的时候,劳伯斯指了指,“他们就在里面。”然而铁门很 厚,一点也听不出声音,劳伯斯也没有丝毫进去的样子,相反绕到后面在墙上火 把上推了一下,一扇暗门就出现了。“原来大人的宾客室也别有洞天啊。”罗格暗自笑起来,一进暗门他就听到 了房间内嘈杂的喧闹声,然后劳伯斯带着他在一处圆孔前停下。透过圆孔罗格可 以很清楚地看到房内的情况。房间内此刻淫靡之极,一个金色长发、全身赤裸的美丽少女被围在中间,女 孩的脸朝下,但双手双腿则被反转形成一个“四蹄倒攒”的姿势,被几根粗绳牢 牢悬挂在半空中。六个裸着身子的老人围在她的四周,嘲笑着一边不断抽打她的臀部让女孩保 持旋转,一边将他们每个人手上持着的、燃烧着的蜡烛的鲜红的腊油一点点滴在 她雪白的肉体上面,每滴下一滴蜡油,女孩都会痛苦地颤抖一下身子,然后罗格 看到了女孩的脸。那张美丽的脸庞上此刻布满了汗水,屈辱写在她的脸上,但女 孩只是死死地咬住嘴唇,竭力忍受着这一切,尽管……她已经快要哭出来了。“这些老人我似乎见过?”罗格问了问。房间内的蜡烛游戏似乎到达了高潮,老人将女孩雪白的背部涂满之后就将目 标移向了她的腋下。对于灼伤来说,腋下应该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之一,没有任 何人能够承受这种煎熬,于是在这个时候她终于大声尖叫起来。“他们都是教会的一群修士。”女孩的尖叫声连隔壁都能听到,劳伯斯边皱 眉边在一旁解释道,“自称为天神的仆人,不去侍奉神明,却热衷于淫虐。嘛, 塞拉曼的教会也就这样子了。”罗格继续往下看,修士们滴蜡油的游戏似乎接近尾声,一直旋转的绳子也停 了下来,女孩此刻身上已经布满了一片片由蜡油染成的红印,就好像彩衣一样包 裹在她雪白的肉体上。但当罗格仔细注视之后,他忽然发现女孩的臀部,乳房和 大腿上都布满了零零星星的细针,甚至连阴唇内侧也有细针的痕迹,每一次拍动 这些细针就会更深地刺入女孩的细肉中,也难怪她刚才那么痛苦了。“即使是在我们塞拉曼,神父和修士仍然需要维持他们那些虔诚无欲的模 样,当然啦这仅仅是表面而已。所以他们总会需要一些发泄,然而由于兴趣太过 古怪,一般的女人很难忍受这样的虐刑。但她不一样,不仅长得美丽动人,而且 有丰富的性虐经验,同时还不需要保守秘密,可是说是最好的人选了。”“同时你施恩于修士,而且或许还能通过窥视得到他们的一些小秘密,这样 以后就更方便拉拢他们了,我说的没错吧?”罗格看着劳伯斯发白的脸庞,自鸣 得意地笑起来。此时房间里的老人似乎开始了新的游戏,罗格看到一罐浣肠液被注入女孩的 体内,然后一个人用软塞堵住洞口。其他人脱下裤子露出了仍然萎靡的肉棒,其 中一根肉棒凑到了女孩的脸前,然后女孩似乎一阵恶心,但还是顺从地含起了老 人那根肉棒,开始了一前一后的吞吐活动。然后,罗格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老修士们要求女孩吊着为他们所有人吹箫, 直到所有人射精为止,如果她不能让所有人射精,那么屁股后面的软塞也就不会 被拔出。一边要忍受着浣肠的便意,一边还必须用如此屈辱难受的姿势为这些已经年 迈的老人吹箫。想到这里,罗格发现自己也兴奋了起来。“琳蒂斯……阿蕾蕾亚的蓝宝石公主……你果然是我梦想中的性奴隶啊。” 他嘴角浮起了微笑。……************几天之后,罗格兴奋地看着宽敞的大厅内涌进越来越多的客人,他们多是塞 拉曼有名的豪绅和修士,以及一些声名显赫的佣兵团成员。罗格自己也没有料到 会吸引来这么多的人,即使沦为了最下贱的婊子,即使身份虚虚实实没有证实, 但这位阿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仍然散发出她独有的魅力,这种魅力不仅没有因为 身份的关系而下降,反倒是越来越令人着魔了。很多人近乎于狂热的热衷于琳蒂 斯的各种演出,罗格发现这些人本质上都并不讨厌琳蒂斯,只是非常喜欢凌辱虐 待这个可怜的女孩而已,就好像当她是一个色情偶像那样。不管怎么说,这是让塞拉曼人重新认识自己的最好时机。罗格偷偷看了看戴 在手上的魔法戒指,只要有了它的帮助,定能让所有人对自己刮目相看的,他很 确定。此时大厅内已经涌进了许多人,而人们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厅中央那个大 约两个成年人高度的玻璃水缸,这次的主角就坐在里面。琳蒂斯身着精致的白色 蕾丝内衣,背靠着玻璃缸跪在那里,女孩对人们的议论和耻笑置若罔闻,只是屈 从地低着头,一动不动。就如同她的外号一样,琳蒂斯现在也像一颗珍贵的蓝宝 石一般被展示在参观者面前,只是这颗宝石是用来亵渎的。看到人数差不多的时候,罗格站在玻璃缸前发表了一次简短的介绍,不过他 尴尬地发现所有人都把注光投向缸内的女孩,而不是自己。他有点忿怒地低骂了 一句,然后命令两个手下将事先盛好的水从玻璃缸上方注了进去,水量上升到琳 蒂斯的小腹处就停止了。倾泻下来的水正好落在女孩身上,她一动不动默默地承 受着,倒下来的水将她完全淋湿了,内衣也因此变得透明起来,于是人群中发出 了喝彩声。接着才是正戏,罗格打了一个响指,只见四个男人提着一个大盆走了进来, 他们并排地攀上架子,从方才注水的圆孔处将一盆黄绿色的软胶粘稠状液体倒了 进去。这一次,这些古怪的软胶状液体一接触琳蒂斯的身体,女孩就立刻尖叫起 来。她受惊地向一旁挪动身体,但缸内的空间实在太小,很快她就无处可退。她 眼睁睁地看着倒在自己身上的软胶状液体慢慢流动,就好像活物一般,慢慢包裹 着她的大半个身体。“这,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活的?”有人这么提问。“当然,你可猜对了。缸内的那种生物就是史莱姆,这样解释大家想必就认 识了。”“史莱姆,这种低等魔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当然是我带来的。”看到人们吃惊,罗格有些得意,“众所周知史莱姆是 一种软体生物,以吸收大地间的腐物为食,并演化出了各种不同的形态,但其中 有一种受到了黑暗魔法的影响,它们开始学会吸食女体的淫液,我们把称为淫兽 的一种。”“这,史莱姆我倒是见过,但这种类型的我只在传说中听过啊。”一个佣兵 惊讶地说道。“嘿嘿,那么大家想不想见识一下这种淫兽是如何与女性交合的呢,各位已 经迫不急待了吧?”罗格更得意了。下面发出了欢呼声。罗格慢慢提起右手,口中念起魔法的咒文,暗黑色的光芒从他手上佩戴的戒 指上闪动,然后史莱姆动了起来,粘稠态的液体开始慢慢在女孩身上蠕动。“不,这是什么,快,快点拿下它。”第一次见到实体史莱姆的琳蒂斯被吓 坏了,加上双手被绑,她只能一边颤抖一边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恶心粘滑的液态物 体慢慢爬满自己整个身子。“求求你们……快点放了我……它好滑……太恶心了。”琳蒂斯生理性地反 抗着这种异样的触感,然而无论她怎么挣扎,史莱姆还是继续向上前进,慢慢开 始侵占起了乳房。从外面看去,就好像缸内正在上演一场史莱姆的狩猎表演一样,而被困在当 中的女孩则是它的猎物。“衣服……衣服在溶化??”琳蒂斯自顾自地又尖叫起来,只见史莱姆身上 逐渐渗出一种奇怪的液体,这种液体在不断腐烛身上的衣服,慢慢地衣服开始溶 化,然后被一点点吸收进史莱姆的身体,但奇怪的是自己身体却一点也没有影 响。“被史莱姆这种下等生物剥光衣服的感觉怎么样呢?琳蒂斯公主?”罗格笑 着开起了女孩的玩笑,此刻琳蒂斯身上的衣服被史莱姆吞食地残破不堪,几近半 裸。“放开我,不要,不要!!!”刚刚吃完衣服之后,史莱姆就再次开始了移 动,这一次没有了内裤的阻止,史莱姆身体的一部分慢慢涌进了琳蒂斯毫无保护 的私处。“啊!啊!啊!进来了,它慢慢转进来了,不要,不要这样!!”女孩又开 始了尖叫。“不用叫了,史莱姆听不懂你说的话的,能操纵它的只有……”他正准备得 意地说下去,但发现女孩的惊叫声远远高过他。“啊!!!!后来也挤进来了,不要,快出去,好难受!!!!”完全慌了 神的琳蒂斯此刻处于混乱状态,根本听不进他所说的话。女孩睁大了眼睛,就好像身体被异物刺穿了一样,人们好奇地将眼光转到玻 璃缸的底层,在那里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团黄绿色的物体包裹住女孩的后洞 口,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涌进那个窄小肉洞的全过程。接着,史莱姆半透明的身 体之中又分泌出一种乳白色的膏状液体,涂在了琳蒂斯的肉体之上,没有过多久 女孩的身体就有了反应。“这……这是什么?”琳蒂斯急忙将头转向罗格,“身体变得好热……难道 说?”“就是那个难道说。”罗格大笑起来,“果然是婊子公主啊,这么快就有反 应了,看来你很习惯媚药啊。”面对罗格的羞辱,琳蒂斯并没了回应,因为此刻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自 己的双乳上前,只见两团黄绿色液体慢慢地在自己的乳房上形成了一种圆盘状的 模样,然后她就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外力在吮吸着自己的乳头。“不,不,不……它……它在吸我。”琳蒂斯害怕地说道。“啰嗦,这我们都看得到,用不着你来解说。”罗格看着惊惶失措的琳蒂斯 满意地笑了起来。巨大的玻璃缸展示在所有人面前,每个人都可以从各个角度欣赏女孩的肉 体,清楚地看到琳蒂斯的乳头被圆盘慢慢吸起,肿胀,然后白色的乳汁经过半透 明的软管慢慢进入史莱姆身体的全部过程。昔日高贵美丽的蓝宝石公主在公众面 前被异种公开榨乳的场面让所有人沸腾起来,罗格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个人胯下都 顶着个小帐篷。“接下来还有好戏呢。”罗格拍了拍手。吮吸完琳蒂斯乳汁的史莱姆明显比之前要涨大了不少,它懒洋洋地收回之前 吸俯在琳蒂斯双乳上的那部位,然后将重心全部移到女孩敏感的下体。接着女孩 又开始大叫起来,但无论怎么挣扎扭动都无法阻止史莱姆的侵入,慢慢地腹部开 始变得越来越大。“它把身体全部钻进去准备干什么?”有人这么提问。“觅食,女体的分泌液是这只史莱姆最喜欢的食物。”罗格解释道,“首先 她会吸光琳蒂斯阴道内的淫液,接着挤压,然后分泌出一种类似于浣肠剂一样的 东西,施予她便意的同时给予其极大的快感,当女体忍受不了这种便意和快感的 双重折磨而最终崩盘的时候,便是史莱姆饱餐一顿的时候。来!大家来猜猜这个 婊子公主可以忍多长时间?”“这个婊子是出了名的能忍,我赌二十分钟!”“不,太长了,十八分钟。”“十五分钟!”看到男人们竟然在拿自己的失禁作为赌局,琳蒂斯不禁流下了受伤的眼泪, 她不知道自己在这些人眼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她躲避似地站起身子,幻想 着依靠重力阻止异物的侵入,但史莱姆还在继续朝着自己的肉洞之中钻,琳蒂斯 可以感觉到那些软体组织不断挤压自己的肠壁,同时,蠕动推进时候带来的摩擦 快感充斥着她的全身,让她几乎不能控制自己,身体不争气地流出了爱液。但这 正好成为了史莱姆的开胃菜,它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大,对肉壁的挤压变得越来越 强烈,加之强烈的便意让她几乎痛不欲生。然而史莱姆却堵在洞口一动不动。“不,不,不要再进来了,要坏掉了!!!!”女孩大声哭叫。然而没有人回应,在场的男人们个个闭息凝神,睁大了眼睛等候着那最后高 潮的那一刻。终于,琳蒂斯再也忍不住了,伴随着剧烈的亢动和惊叫,就好像泄洪一般大 量地尿液从女孩下体之中喷洒而出,夹杂着史莱姆那软胶态的黄绿色身体落进了 身下的水中,飞溅起一朵朵绚丽的水花,打在了女孩的脸上。高潮过后的琳蒂斯就好像痴呆了一样,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脚底下被自己 尿液染黄的水面,一动不动。下面大大张开的洞口还在断断续续地喷洒着那淫浊 的黄水,然后突然间……她倒了下去。“什么嘛,才五分钟都不到啊。”人们唏嘘道。……************“好一个甜美的梦。”琳蒂斯无力地回想,自己又回到了阿塞蕾亚王城,骑 上那匹雪白的飞马在天上任意驰骋,阿莎和珍妮跟在她的后面奔跑,大呼小叫; 哥哥和雷恩一如既往地坐在不远处的草坪上,看着自己微笑。他们每个人都平平 安安,生动鲜活。“若美梦可以成真……”她望向天空,“我必须勇敢起来,有人在看着我。”她对自己说道。然而折 磨是不是总有一天会到达尽头?她不知道。“如果哥哥在身边,我就不会害怕了。可是,哥哥……父亲,母亲,姐姐, 雷恩,阿莎,珍妮……他们死的死,变的变,只剩我一个人,我一个人孤零零地 活在世上。”“我必须勇敢起来。”她再一次提醒自己。今天的天气很好,太阳洒在身上暖哄哄的,微风吹拂在身上,让她觉得很舒 服,心情也变好了许多。其实不止是心情,身体也有所好转,自从拉米娅被调走 之后,她的日子比起以前好过了一些,没有了拉米娅作靠山,玛瑞莎虽然仍然会 欺负她,但收敛了很多。他们也不再逼着她和那些平民做爱,只是偶尔需要服侍 一些有钱的贵族老爷。新来的男人叫罗格,听说是巴尔曼会长的儿子,琳蒂斯觉得自己不喜欢 他——好色、骄奢淫逸、不学无术,又有点小聪明,而且他的暗黑魔法让她感到 害怕,他甚至威胁她说要让她与兽人巨魔做爱,这让她差点吓晕过去。不过平心而论,罗格虽非善类,但却没有拉米娅那种歇斯底里的恨意,而且 她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眼里蕴藏着野心,他想凭自己的小聪明和暗黑魔法在塞 拉曼有所作为,但其它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她在这里没有朋友,也没有人 和她说话,波隆三人自从酒馆事件之后对自己避而不见,利德更是连人影也没有 了,外面的世界变得怎么样了,战争的情况又如何了,她真想知道……劳伯斯给了她一周的休息时间,甚至允许她外出,这让女孩喜出望外。他们 给了她一套蓝色的丝制连衣裙,不过为了安全起见琳蒂斯还是披上了自己那件宽 大的褐色斗篷,把整个人裹在里面。似乎穿上了衣服之后,人也轻松多了。她不再畏首畏尾,路过行人的目光也 不再让她难堪,琳蒂斯并不怀疑劳伯斯派人监视着自己,不过她并不在意,因为 自己并没有要去见什么人的想法,她只是想看看。女孩跳过石墩,走过水桥,她先是去奴场上逛了一圈,当天没有什么拍卖活 动,拍卖场上空荡荡的,只有笼子与铁索碰撞时的响声。她本来想去军营看看, 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开始转向城头,她利索地爬上城墙,踮起脚 俯看城外的大漠风光,无边无际的沙海展现在她的面前,正好有一支骆驼商队进 城,琳蒂斯睁大了眼睛看着商队所载来的那些奇怪工艺品。过了中午,她跳下城 墙一路小跑到海边,然后站在港口看着进进出出的帆船发呆,直到水手赶她,她 才离开。“跟着我的人肯定正在暴跳如雷。”琳蒂斯边想边走,路过中央广场的时 候,一阵悠扬的歌声传来,那首歌琳蒂斯从小就喜欢听,相传是一位不知名的呤 游诗人所作,一个快乐的诗人用自己踏过的历程谱写了这首冒险诗,他只身一人 走过沙漠,越过山丘,穿过茂密的森林,和从来没见过的人跳奇怪的舞,吃从来 没见过的食物,看从来没有看过的景象。每次听到这首歌,她的心就会飞起来。然后她走过街头,随声望去。歌声的主人此刻正坐在一个石墩上弹着一个木 竖琴,五六个漂亮的小女孩围在他身边吵吵闹闹,接着琳蒂斯看到了歌手的脸。毋庸置疑,他长得非常不错:清秀苗条,皮肤兴滑,沙发的头发和迷人的微 笑——还有他那双眼睛,一双和自己同样颜色的眼睛。
 
 
上一篇:永久的契约 下一篇:侠女和王二
 
 

猜你喜欢

  搬新房子遇新人
  公车跳蛋
  人妻的性福
  大管家
  厂花和男人们
  星武力
  淫魔出山
  高管的妻子
  妻子送上的贿赂
  夜班长途车上的闷骚熟妇
  白话文小故事
  修道练心
  芙蓉美
  女儿乖巧的美女同事
  车震熟女的感觉
  喜欢插菊花的女同事
  宁可高傲的撸管,也别卑微的聊骚
  美妙的公交芳香之旅
  在外的日子
  小时候喜欢的阿姨